<output id="pk2o9"><dd id="pk2o9"></dd></output><th id="pk2o9"><video id="pk2o9"><span id="pk2o9"></span></video></th>

    <code id="pk2o9"><small id="pk2o9"></small></code>
    <th id="pk2o9"></th>

      1. <big id="pk2o9"><nobr id="pk2o9"></nobr></big>
        1. <big id="pk2o9"><em id="pk2o9"></em></big>

            歡迎光臨騰達汽車配件網!

            自動駕駛汽車—谷歌的野心

            06-10 fmdjt

            除了廣告以外,谷歌迫切需要能夠帶動第二次發展的新事業。無論是哪個上市企業,股東都會要求“埋下成熟的種子”。但是谷歌并沒有把成長機會寄托于不久的將來就可以取得利潤的事業上,其理由有微觀亦有宏觀。

            從微觀上說,如果其他事業的利潤遠不及谷歌現有的廣告事業,資本利潤率也遠低于廣告事業的話,要對其進行投資或為此分配經營資源,是一件困難的事。如果股票市場覺得它“投資了一項回報率低的事業”,那么它的股票就會被大量拋出,股價就會下滑。

            它于2010年達到頂峰的35%,接著開始有下滑的趨勢,但也維持在了20%左右。而相比之下,日本普通的上市企業一般把利潤率的目標設在5%左右,因此我們能發現,谷歌的利潤比日本上市企業高出一大截。這都是因為谷歌的廣告事業的利潤率高的緣故。

            另一方面,谷歌的問題在于,由于現有事業的利潤率太高,最終導致了“可以投資、新發展的事業受到局限”。除開部分時間,谷歌的凈資產收益率(Return On Equity,簡稱ROE)一直呈下滑狀態。這種現象經常發生在利潤率高、利潤在循序漸進地上漲,但沒有新投資對象的企業身上。

            美國是最關注ROE水平的國家,而谷歌已經在美國上市。因此即便它的利潤率非常高,也不能做出不顧ROE的經營舉措。

            但是就算谷歌要投資新事業,如果新事業的利潤率比現有事業低,整體營業利潤率就會下降,連帶ROE也會更加低下。如果發生這種情況,谷歌就要面對股東“為何要投資這個事業???”的質問。因此,谷歌不能貿然進行投資或者收購。

            在這種經營環境中,有一個前文所提及的“宏觀理由”,使谷歌可以挑戰新事業。那就是,“投資那些投資方們無法計算期待利潤率的事業”。

            如果谷歌收購或投資網絡廣告方面的競爭對手,股票市場會立刻計算該事件的影響度,繼而影響股價。從這層意義上說,谷歌購買或者創立那些大多數的投資方無法立刻得出結果的“高飛”事業的舉措,在保證企業價值方面可以算是合理的判斷。

            那么,我們就順著這個思路看一下“Google X”。

            Google X因將眾多看起來匪夷所思的創意進行了具體化而被世人所熟知。其中包括自動駕駛汽車、谷歌眼鏡、潛鳥計劃(Project Loon)、智能隱形眼鏡等。

            早在2009年,兩位谷歌創始人布林和佩奇就構思了一個叫做“其他部門總監(Director of other)”的職位,主要是負責管理谷歌的搜索事業以外的諸多項目。最終這個想法得以成形,在2010年正式成立了Google X。

            為此作出巨大貢獻的就是谷歌的工程師塞巴斯蒂安·特倫(Sebastian Thrun)。特倫受兩位創始人的支持,開始了無人駕駛汽車的研發。但之后,特倫因為決定成就自己的網絡教育事業而辭職。

            特倫走后,他的同事阿斯特羅·泰勒(Astro Teller)接手,任Google X實驗室總監一職。泰勒不僅成為自動駕駛汽車的主角,還創立了谷歌眼鏡項目。

            另外,在谷歌內部,還存在一個名為谷歌研究院(GoogleResearch)的研究所。它與Google X分別承擔著什么角色呢?谷歌研究院主要負責研究谷歌的核心事業——互聯網領域內的計算機科學。而Google X則負責前文中列舉的那些“制作雛形、將其完善為成品(硬件)并問世”。

            為使企業在ICT領域確立競爭優勢,實現ICT公共服務設施收益化,谷歌必須將這一系統的一端轉變為可視化的硬件或是用戶界面。當公共服務設施建立完善,技術得到革新,此時硬件的創意就能被具象化。筆者認為,這就是當下谷歌的想法以及Google X的使命。

            也就是說,Google X推出的產品,不過是使用了ICT公共服務設施的一個“點”。為了掌握谷歌對未來的預想圖,就必須將這些點逐漸連接在一起。

            另外,“能源”也在泰勒的興趣范圍之內。

            Google X對于能源其實并不陌生,谷歌收購的風力發電公司Makani就被排入了Google X的企劃。

            泰勒還在列舉Google X的研究對象時提到了電池。泰勒認為,如果電池的性能是現在的10倍,那么世界將會發生無法想象的改變。提高10倍性能的電池不僅能運用于電動汽車,甚至連電動飛機都能建造出來。

            谷歌的自動駕駛汽車很有可能會將電動汽車作為驅動平臺。另一方面,如果真的制造出了電動飛機,那么它的研究領域將不僅是亞馬遜那樣的無人機(Unmanned Aerial Vehicle,簡稱UAV),甚至未來會擴展到對宇宙的探索。而事實上,谷歌購買的Skybox Imaging,已經在從宇宙拍回視頻。

            有趣的是,特斯拉的首席執行官(CEO)埃隆·馬斯克不僅從事電動汽車領域的開發,同時也是從事宇宙相關事業的Space X和全美光伏第二大公司Solar City的董事長。在對待硬件(汽車)與能源這兩項事業時,馬斯克的投資與業務組合和Google X的組合竟是不謀而合。

            谷歌較之特斯拉,略強一些的領域是ICT。將這個領域與硬件和能源組合,谷歌也許將要獲得更穩固的競爭優勢地位。



            首頁
            聯系電話
            商家微信
            国产精品国产亚洲精品看不卡,珍贵张柏芝下毛37张,草莓 香蕉 菠萝 秋葵 黄瓜,潮喷取精10次gay在线观看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