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utput id="pk2o9"><dd id="pk2o9"></dd></output><th id="pk2o9"><video id="pk2o9"><span id="pk2o9"></span></video></th>

    <code id="pk2o9"><small id="pk2o9"></small></code>
    <th id="pk2o9"></th>

      1. <big id="pk2o9"><nobr id="pk2o9"></nobr></big>
        1. <big id="pk2o9"><em id="pk2o9"></em></big>

            歡迎光臨騰達汽車配件網!

            iPhone的破壞力連克里斯坦森都預估錯了

            06-02 fmdjt

            正所謂“冰凍三尺非一日之寒”,革新也絕非一日可成功,我們來看智能機市場的例子,同時來回顧革新所需的條件,除了組合個別要素,公共服務設施的配備也是必需的。

            蘋果的iPhone定義了我們對現代智能機的概念。而早在2000年,已經出現了智能機這個說法。1999年,NTT DO-COMO公司的iMode和RIM公司[制造并銷售了占據最早期智能機市場的系列手機“黑莓(BlackBerry)”]就已經能在手機上發郵件了。但當時它的定義只是如今我們描繪的智能機的冰山一角。

            蘋果能給智能機下定義不僅是因為它的硬件,更是因為自制系統。它是趨于完美的垂直綜合型智能系統,除了需要外購內容資源與程序(App)之外,數據中心運用、iTunes和App Store等服務平臺,綜合了中央處理器(CPU)、圖形處理器(GPU)的設計片上系統(SoC)的設計,乃至硬件都由公司自行制造。

            另一方面,緊隨iPhone步伐,谷歌也發布了自己的安卓系統。安卓手機的特點是它是開放源碼與組合模式智能機。谷歌著手設計的硬件雖然只有一部分,例如Nexus系列,但它和蘋果一樣,做到了數據中心運用和服務平臺Google Play由谷歌自行運營。從這點上來看,安卓系統其實也稱得上垂直綜合型智能系統。

            iPhone發布于2007年?,F下我們所見所用的蘋果或安卓機,從完成到使用,從表面上來看還不超過7年。

            而實際上,iPhone卻不是橫空出世于2007年,它的原型iPod和iTunes發布于2001年。正是因為有了這兩項發明,才有了iPhone的用戶界面,才有了觸屏和圖標,還可以利用iTunes平臺下載資源并付費。

            我們再來看圖1-2,不難發現除了硬件的驚艷效果和上網利用內容資源的便利性,起先iPhone的銷路并不旺。在2007年,全球移動通信系統還是以2代(2G)為主。因此當時的通信公共服務設施并不能支持它發揮出全部功能。即便是iPhone,也只能干等所有公共服務設施的完善。如圖1-2所示,蘋果于2008年7月發布了第3代(3G)移動通信系統iPhone3G,隨著3G移動通信系統在世界范圍內迅速普及,銷售量不斷創新高。


             iPhone各季度的銷售額變化數據.jpg

            圖1—2 iPhone各季度的銷售額變化數據


            所以想要實現革新,除了需要“革新家本身磨煉技術、不斷努力”之外,“作為外部因素的公共服務設施環境”也起著決定性作用。

            把話題轉回汽車,谷歌如今的狀態正是等著自動駕駛的公共服務設施的完善。

            很多汽車行業的專業人士預測,將來汽油汽車的勁敵在目前看來并不會是電動汽車和燃料電池汽車,他們認為,要想普及這兩款汽車還需準備更多。

            但另一方面,專家有時也會判斷失誤。著有《創新者的窘境》、《創新者的解答》的哈佛商學院教授克萊頓·克里斯坦森(Clayton M. Christensen),在2007年當iPhone出現在世人的面前時,說過這樣的話:

            “就我的看法,蘋果在iPhone上不會有所成就。他們只是想引起行業內的其他商家之間的惡意競爭罷了。所以那不能說是具有破壞力。只要回顧移動通信發展史,就能知道蘋果的成功率很低。

            連革新的“導師”都看錯了革新的契機。所以,從日本汽車產業的業內人士對電動汽車和燃料電池汽車那冷淡的態度中,就不難看出,是他們在汽油汽車上的成功經驗以及對行業的熟悉,才使得他們對新型汽車有種莫名的輕視。

            克里斯坦森在iPhone發跡之后這樣說道:

            “我有兩件事沒有預估到。第一,iPhone對內是封閉式的,是蘋果獨有的系統。而對外則是開放式的,吸收各種App。而諾基亞(Nokia)和RIM對外則是封閉式的。因此他們相繼落馬,最終蘋果一舉成功。第二,谷歌發布了安卓系統。谷歌按照定義,是徹頭徹尾的開放式組合化裝置。于是摩托羅拉(Motorola)、三星(SAMSUNG)、LG都使用了安卓系統,這使得安卓系統的市場占有率高達80%。從這個角度來說,可以說我的預測錯了,也可以說我預測正確?!?/p>

            然而,克里斯坦森的說明還有欠缺。

            如果把判斷革新的基準定在“市場占有率的大小”,那么他確實是正確的。但是蘋果勝在業績。這是蘋果與谷歌的銷售額與營業利潤(歐美企業稱之為operating income)的變化圖。在iPhone上市之后,蘋果的業績一次都未曾落后于谷歌。

            重點是,蘋果將硬件和服務平臺融會貫通,提供了一種全新的客戶體驗。蘋果讓我們再次領略到,硬件才是與客戶最重要的接觸點,而服務平臺會決定硬件的使用是否方便,并且它也改變了我們的固有觀念。蘋果改變了我們以往對硬件已經商品化(即功能、品質和設計都被普及化、均一化,幾乎沒有差別化的產品)的認知。

            當自動駕駛汽車快速普及,完善公共服務設施自不必說,完善硬件的“用戶界面”也是當務之急。例如我們在序章里提起的特斯拉。特斯拉既會在“Tesla Roadster”的設計上煞費苦心,也會執著于自動駕駛上的開發。



            首頁
            聯系電話
            商家微信
            国产精品国产亚洲精品看不卡,珍贵张柏芝下毛37张,草莓 香蕉 菠萝 秋葵 黄瓜,潮喷取精10次gay在线观看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